香港人的心中有一道墙

作者:嘉维泰银律师事务所 袁博    发表时间:2019-08-02

p.png


       自6月以来,香港的暴力示威活动不断升级。7月14日,香港示威者在沙田围攻警察,11名警察受伤,1名警察的手指被活生生咬断 ;21日,蒙面人围堵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,向大楼门口悬挂的国徽投掷黑色油漆弹 ;同日,身穿黑衣的示威者在元朗恶意挑衅,引发暴力冲突 ;23日,立法会议员何君尧的父母坟墓被破坏,甚至将骨灰倾倒出来 ;24日,香港“民阵”致信61个驻港总领馆和办事机构,要求他们对香港发出旅游警示 ;26日,部分示威者聚集在香港国际机场,围攻老人,骚扰乘客……种种暴力行为,不断突破法律、治安、道德、常识的底线。 


p.png

p.png

p.png


      暴力行为不断升级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却公开表示,最近香港的抗议活动是合理的。而在7月30日外交部的例行发布会上,新闻发言人华春莹回应蓬佩奥说:“在最近香港发生的一系列事态中,美国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?我想在这个问题上,美国欠世界一个交代!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希望把现在在香港进行的那些极端暴力的“抗议”也搬到美国呢?正好让美国向世界展示一下它的民主。”


      本次暴力事件的起因正是修改《逃犯条例》,而特区政府建议修改《逃犯条例》的直接导火索是一起发生在台湾的命案。



       2018年2月上旬,一对香港年轻情侣同游台湾,但疑似在旅行中发生争执,陈姓男子涉嫌在旅馆勒死潘姓女友,然后将尸体装入粉红色行李箱,搭地铁至15公里外的郊外弃尸。后陈男单独回港,案件在3月中旬曝光,陈男向香港警方供述了杀人经过和犯罪事实。台湾警方多次向香港政府提出司法互助请求,然而因陈男已经回到香港,在港台没有引渡条例的情况下,香港检方无法以“杀人罪”起诉,也不能将其交给台湾警方。如果他不回到台湾受审,其杀人行为就“不会被判刑”。后香港检方以陈男回港后盗用女友信用卡的“盗窃罪”和处理潘女的手机、相机等物品的“处理赃物罪”起诉。

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为什么修改《逃犯条例》是暴力事件背后策划者的痛点呢?事件之初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《逃犯条例》中关于引渡的37项罪行以及是否破坏香港法治和立法权上,而实质上策划者关注的是这次修改《逃犯条例》后香港就可以向大陆移交罪犯。 



修改《逃犯条例》是否破坏香港法治和立法权?


      根据《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》第19条规定:所有属于国家行为事项,例如国防、外交等,香港特区都无权处理,除非得到中央政府以文字授权特区进行处理,中央政府授权可由特区政府提出要求并以文字证明其得到授权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在近日的一个公开讲座会上明确指出,国家安全不在特区管辖权内,不属于特区自行立法范畴。


       对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立法,并不属于“一国两制”下香港原有的法制权,而是属于国家原有的立法权,不同于《基本法》附件中特区立法会自行立法后到中央政府备存的权限与流程。同理,既然特区政府无权管治国家安全事务,立法会也不应有权管治国家安全事务。所以修改《逃犯条例》并不涉及破坏香港法治和立法权的问题。



修改《逃犯条例》为什么会造成如此大的影响?



      如果逃犯条例修改,例如美国中央情报局(CIA)情报人员在香港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间谍活动,外交和国家安全事务香港特区政府无权处理,间谍就只能被移交给大陆受审,而目前港美逃犯移交双边协议中,没有列出间谍罪,所以美国就不可能据此将间谍引渡回美国。


      《逃犯条例》中另一个令幕后策划者颤抖的点,是修改《逃犯条例》后香港执法部门可以接受包括大陆在内其他国家、地区的要求,在香港开展搜查活动,冻结疑犯财产,把证据交供给提出要求的国家,用于他们的司法审判。很明显,这对一些欧美国家来说是致命的。


      正是看到了这样严重后果,欧美国家才会在香港立法会即将开始二读的时候大规模支持“港独”分子闹事,这也是暴力事件不断升级背后的真正原因。所以,这一次暴动表面是为了修改《逃犯条例》而展开的民主法治斗争,私底下却是中国与西方国家在香港的“谍战”较量。


      因修改《逃犯条例》引发的游行,早已不是单纯的示威,或者说此番动乱本质上有反对特区管治、甚至对“一国两制”的质疑。单纯的谴责已经不能解决问题,香港警方在此番动乱中极力地遏制违法行为的发生,所付出的有目共睹。香港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,是亚洲最安全的城市,是全球最受欢迎的旅游城市。相信香港各界不会让这种乱象继续,违法分子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,香港也将回归安稳。


p.png


原创作者:袁博

p.png

抱歉,网络系统繁忙,请稍后再试